清瞳拉了一个保镖问道,明天得和胞妹约会呢

文|泡泡圈漫评团 一梦心汐

文|泡泡圈漫评团 噬雪·孤寒

“富贵,和自己一起去飞羽国的梧桐山谷看看啊。听说这里很美吗!”,清瞳一脸期待地瞧着王富贵。

“少爷,小心点”“本……本少赤手空拳也能打倒他!”一条五米的大蛇横亘眼前,王富贵有些退缩,但碍于面子,只好硬着头皮上。

“不去,我还有事吗”,王富贵推了推眼镜,心想:好不不难昨日勾结到一个出色妹子,前几日得和小姨子约会呢!嘿嘿……

而另一面……

“富贵,你就陪媳妇去一趟吧!”,王富贵的太爷在边际撮合。富贵他爹附和道:“对啊,儿子,你就和儿媳去一趟吧!顺便生个崽子…”

随地找不到王富贵的清瞳一脸焦急,“你精通少爷去哪了呢?”清瞳拉了一个保驾问道,“少爷他去紫雾山了”“紫……紫雾山?”清瞳愣住了,她自然知道紫雾山,山里全是法力高强的妖精,前世她入误紫雾山,差一点出不来。

“有完没完?我说不去就是不去!”王富贵冷哼一声。

“你们怎么不拦着她?”“我们拦不住少爷,而且少爷身上带着法宝,不会有事的。”“那帮老伴吗?”“老爷他们去涂山了,说是有要事……欸,少外祖母,你去哪?”保镖话没说完,清瞳化成一缕青烟熄灭在前边。

“算了,我要好去吧……”,清瞳垂下脑袋,失落离开。

―紫雾山―

“儿子,你还不及早把孙媳妇找回来”,王富贵的公公恨孙不成钢。

一人一蛇正在对立着。

富贵他爹赶紧附和道:“就是啊外甥,你就陪儿媳妇去一趟怎么了?”

“小白脸,你的道行这么低也敢来紫雾山,我看你是来送死的呢。”蛇妖瞧着王富贵,面露不屑。

“说了不去就不去,我还有事先走了”,王富贵不耐烦地摆摆手,走了。

而王富贵被她如此一说,即刻炸毛了,“混蛋,竟然瞧不起本少爷,让你看看本少爷的决意,正神化身!”王富贵身后出现四座巨大石像。“如何,五千元一个,那就是本少爷的整肃,有钱人的庄敬。”蛇妖瞥了一眼石像,轻哼一声,随手一扬,石像便化成轻烟熄灭。

“少爷本次也太过分了,少外婆看起来好悲伤啊”,保镖甲低声对保镖乙说。

“我的正神化身!?”王富贵吓了一跳,心想,“一进山就碰见那样强的妖魔,老天爷,不带这么玩吧。”“到您了,受死吧!”蛇妖说完朝王富贵扑去。“完了”……

保镖乙也低声回答:“是啊,要我本人也悲哀。”

“小心!”一抹黄色的人影挡在王富贵面前,一道道刚劲的匹练在树林间穿梭,形成一张高大的蜘蛛网,将蛇妖挡在外。

“你们聊什么,还不及早去跟着我孙子”,王富贵的太爷吼道

“富贵,你没事吧?”王富贵看了看清瞳,“没……没事。”“富贵,大家快走,蛛网只好挡住他一时。”清瞳说完拉起王富贵往山口跑。

五个保镖吓得赶紧跑了。王富贵他爹劝道:“爹,你别生气。富贵会想通的,哪个人还未曾个叛逆的青春…”

蛇妖扭动肉体撕裂蛛网,一闪而过挡在清瞳和王富贵面前。“呵,又来一个送死的,明日你们什么人也别想逃!”蛇妖扬起手,一记风刃朝几个人飞去。“快躲开!”见王富贵发愣,清瞳推了他一把,自己也借力跳后,堪堪躲过。

“希望那样吗!”,王富贵的三叔叹着气。

妇孺皆知,四个人都不是蛇妖的挑衅者,“冷静点,妖都有友好的短处,蛇也不例外,但蛇的瑕疵是怎么……”清瞳心绪活络盘算着。

——“王少爷,听说你已经有未婚妻了?”,一个美丽娇俏的女孩躺在富有怀里撒娇道。

“攻击他的腹部!”严肃而带有点痞子气的鸣响拉回了清瞳的思绪。“腹部?”“俗话说,蛇要七寸打,七寸指的地位,就是蛇的灵魂,蛇与人不相同,心脏在肚子,你一贯攻击蛇的肚子。”望着第两次正经庄严的王富贵,清瞳愣了一晃,“好!”

王富贵不知怎么的,脑英里突然想起清瞳一脸期待的规范。

清瞳将有着的妖力都集在掌中,朝蛇妖的腹部攻去,王富贵适时祭出“定身法镜”,“快!我不得不控制她一会!”蛇妖惊恐地看着朝友好飞来的清瞳,想躲开,奈何不受控制,妖力直击她的腹部,穿透她的灵魂。

甩甩头抛去她的阴影,心想:怎么会蓦然想起她吧?她不是去飞羽国了啊?别想了别想了……

“一起死吗!”蛇妖面露严酷,身体气球一样膨胀起来。

“王少爷,你怎么了?”。

“糟糕,她自爆内丹,清瞳!”王富贵扔出价值连城的飞梭,将清瞳周身护住,蛇妖飞溅的毒素肉眼可知地腐蚀着飞梭,冒起阵阵青烟,终究是晚了一步,毒素溅到了清瞳的眼睛……

王富贵笑着说:“没事。只是在想你那样美丽的女孩要怎么样的丰姿配得上。”

“怎么着,孙媳妇她还好吧。”王富贵的太爷问道。

“那本来是王少爷了,王少爷帅气多金还多才多艺,哪个不爱?”,女孩娇嗔笑得乌鲗乱颤。

“还好把毒素逼出来了,即便晚一步,那眼睛就废了。”翠玉灵整理着药箱。

王富贵春风得意,那才是神仙日子。

“我说外孙子,你出色地干嘛去紫雾山,那里有黑心的妖怪你不晓得吧?假若没有清瞳,你明天就死在里边了,我说您干嘛平昔让清瞳担心。”王富贵的公公劈头盖脸一顿臭骂。

……

而王富贵一向心境低沉,根本不理睬自己老爹。

“少爷,听说少姑婆出事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,保镖甲气喘吁吁地跑过来。

“好了,清瞳过几天就会醒,我还有事,先走啊。”翠玉灵说完便走了出去。

“怎么可能?编谎话也要有个度。怎么可能他一过去那边就出事了”,王富贵不由地直起了身,引得怀中佳人抱怨,随即转念一想:她然则妖,妖会有怎么着事?

等清瞳醒来,已经是八日后了。

那时候,电视机里忽然传来一则音讯:“最新音信,飞羽国梧桐山谷,突发鬼怪暴动,联盟已加入镇压……如今伤者情状不明……”

“孙媳妇,你醒了。”所有人围在清瞳床边,唯有王富贵站在背后,清瞳看了一眼芸芸众生,才在最前面找到王富贵。

澳门永利会,王富贵神色一紧,赶紧吼道:“给本人订最快的票去飞羽国梧桐山谷!还愣着怎么?立即,立刻,实在万分把飞机场买下来!”

芸芸众生见清瞳的眼神落在王富贵身上,于是就……

瞧着少爷暴走,保镖甲心里暗叹:老爷真是高明啊!早尽管到少爷不会相信那个理由,特地请电视台的人同盟,高!

“少外祖母,我跟你讲,你昏迷的这几天,少爷不过无微不至地招呼你!”“对啊,少外婆,大家想照顾你,却被少爷赶了出去。”“对啊,连本人这么些大叔都敢。”“混蛋,别瞎说!”见所有人都起哄,王富贵脸颊有些红。而清瞳的脸尤其涨成一个红苹果,低着头。

飞羽国梧桐山谷—

“清瞳,对不起,一直让你担心,本次你维护我,下次换我珍惜你。”

“那里好美啊,拍下来给方便看……”,清瞳满脸惊艳地望着梧桐山谷,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美……若是能和富国一起看就好了……

“那是凝晶花,你之前说过想看的,我直接记在心上,后来在紫雾峰发现了,只是没悟出有条蛇妖…早知道会损害你本身就不去摘了…”

一念及此,满眼春风百事非。

清瞳含羞接过,丝丝凉意袭来,无香无色,她细细地打量着这一朵双生凝晶花……

另一边—

花语:相拥而生,相对忘贫

“快点、再快点!”,王富贵紧催坐下赤兔(苏苏那里借来的)…….赤兔再催神力急急而奔……

友谊客串:《十冷》蛇精、宵的凝晶花

到头来赶到了梧桐山谷,王富贵一眼就看出了心心念的俏佳人,深山夕照,遗世独立……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美景,就像置身画中。他屏住呼吸,不想损坏这一份平静。

清瞳感受到身后异动,转头看浅笑,待看清来者,先是一愣,继而是巨大的喜爱,不由地喊了一声“富贵”,身体却先行一步跑过去扑进了王富贵怀里。

“清、清瞳,你有空吗?”,说着,王富贵紧张地把清瞳看了个遍。

清瞳不解地看着她:“我有空啊,我能有如何事?”。

随着,清瞳反应过来,开心地抱住王富贵说:“富贵,你是担心自身才来的吗?“

“才没有”,王富贵矢口否认,任由清瞳摇晃着她的膀子。

左右一棵梧桐树下—“爹,你那招真高明!跟过来果然是个好决定!”,富贵他爹说。

王富贵的祖父得意道:“那自然,不然咋有的你……”

“你们这么大声,当自己听不见吗?”王富贵的声响忽然在四个人身后乍起。

“外甥,住手”“外孙子,有本事别用法宝”“我哪怕没本事怎么了?”“富贵……”

……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