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源能作为江南水墨山水画派的宗主

图片 1

董源 (943-约 962
),南派山水画开山老祖。四川钟陵(今西藏赣县区)人,董源、李成、范宽史上并称晋朝三我们,南唐主李璟时任北苑副使,故又称“董北苑”。擅画山水,兼工人物、禽兽。其山水初级师范高校荆浩,笔力沉雄,后以江南真山实景入画,不为奇峭之笔。疏林远树,平远幽深,皴法状如麻皮,后人誉为“披麻皴”。山头苔点细密,水色江天,云雾显晦,峰峦出没,汀渚溪桥,率多真意。米南宫谓其画“清淡天真,唐无此品”。存世文章有《夏景山口待渡图》《潇湘图》《夏山图》《溪岸图》等。

大器晚成、董源简单介绍

董源五代南唐音乐家。源又作元,字叔达。生卒年不敢问津。钟陵(今江东珠海)人。因曾经肩负北苑副使,故画史称其为董北苑。董源擅山水,亦能画牛、虎、龙、人物等。其山水画分水墨、暗黑设色三种面相,尤以水墨山水成就最高。其创作多描绘峰峦晦明、洲渚掩映、林麓烟霏、草木畅茂、云气滃郁的江南山水,并用披麻皴和点苔法表现草木丰茂、秀润葱郁的江南山川。他用笔甚草草,近视几不类物象,远观则景物粲然。这种新画风为稍晚于她的巨然承袭并装有升华,后世遂以董巨并称。

二、董源-艺术风格

董源继承北齐的五代水墨山水画,按北、南两路相背而行,形成了风景画史上的两大画派。在北方,有由唐末入汉朝的景象音乐家荆浩。董源开荒的江南水墨山水画派是与荆浩相持的两大流派之后生可畏,那是以所在划分的画派,也是画史上最先的山山水水画流派,标识着景观画在措施上的一发成熟。董源能作为江南水墨山水画派的宗主,除了前人的方法积存、地理条件等因素外,南唐的政治、文化情况导致了画绘画艺术术的发展。与政权更替频仍的北方梁、唐、晋、汉、礼拜三代对待,南唐的社政条件要安静得多,南朝于江南奠定的知识基础在南唐发挥出分明的成效。董源在明清中、前期,第三回遭受沈括、米南宫、苏轼等雅士的注重,他们深为董源真率洒脱的文笔所折泰山压顶不弯腰。董源之所以在此个时代蒙受先生们的推崇,是因为这么些先生画的开宗立派者推崇自然、放达和潇散的审美情趣,而董源山水画的方法内涵正在于此。

三、董源-个人荣誉

董源今有《夏景山口待渡图》、《潇湘图》、《龙宿郊民图》等传世。董源的水墨山水画在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景观画史上具备首要地位,在元西晋以致近代的风光绘画界上攻下主导地位。

董源成为南云梦山水画派之首创者,与李成、范宽并可以称作“辽朝三大家”,又与荆浩、巨然、关仝并称“五代、南梁间四强风景戏剧家”。所开创的水墨山水画新格法,那时候收获巨然和尚的随从,后世遂以董巨并称。

四、董源-逸事逸事

董源的山水画曾猎取南唐中主李璟的尊重。据说李璟年轻时曾在终南山构筑高档住房,将山泉孙本伟胜景融为意气风发体。他为了能时时看见华山景象,特意派董源画了风流罗曼蒂克幅《五指山图》。董源将五老奇峰、云烟苍松、泉流怪石和庭院高档住宅玄妙地绘入大器晚成图。李璟观后,赞扬不绝,爱不忍释,命人挂在起居室里,朝夕对画赏玩,犹如长居九华山中。一言以蔽之董源构思的奇妙和写景艺术的奇妙。

再有一遍,蓦然下了一场长至节,劈头盖脸,京都显示出一片铁锈红的社会风气。李璟见此雅兴大发,召集群臣登楼摆宴、赏雪赋诗;并召来那时的画坛高手董源、高太冲、周文矩、朱澄、徐崇嗣等人。他们平分秋色,分工合营,由高太冲画中主像,周文矩画侍臣和及乐工侍从,朱澄画楼阁皇宫,董源画雪竹寒林,徐崇嗣画池塘鱼禽。不久风度翩翩幅生动的《赏雪图》实现了。董源画的雪竹寒林是此画中一向描绘雪冬之景的。他胸中有数,临阵不慌,甩手对景勾画,将大雪压竹、丛林寒瑟的情景传神地描绘出来。本次活动和《赏雪图》被北周的图画谈论家郭若虚记述在他的《图画见闻志》里,可惜的是该图已经力不能支看出了。

创作欣赏:

图片 2

《潇湘图》,董源,绢本设色,纵50分米,横141.4分米,新加坡紫禁城博物馆藏

图片 3

《潇湘图卷》是董源的代表文章。“潇湘”指江苏省本国的潇河与塔里木河,二水汇入西湖,“潇湘”也泛指江南河湖密布的地带。这是意气风发幅描绘人事活动的山水画,美学家以江南的高尚山峦为题材,取平远之景,图绘一片燕语莺声,山势平缓连绵,大片的水面中小赤沙苇渚映带数不完。江上有第一轻工局舟漂来,江边的迎候者纷繁上前。中景坡脚画有大片树林,掩映着几家农舍;坡脚至江水间有数人拉网捕鱼,赋色显明,拜将封侯,一语破的,为寂静幽深的森林扩大了无与伦比活力。

全卷以点线交织而成,以水墨间杂淡色,汀渚的横向线条显得舒展自如,披麻皴和要害皴构成了山峦的横脉和蓬松起伏的万壑绵延,以墨点展现远山的植被,创设出模糊而具有材料的山型概况.为了表现透视的深浅,山峦上的小土丘自近至远由大渐小、由疏渐密,墨点也可能有疏密浓淡的转换,显出密密杂杂的远树势态。相同的时间,以淡点代染,渲染时留出些许空白,创设云雾迷濛之感,在晴岚间培育出一片片淡淡的烟云,山林深蔚,烟水微茫,潮湿温润的江南天气油然则出。山凹处留出云霭雾气,形成盲目淡远之感。近处的花木,同样用规范来显现,但要害时局所给与的形象却变全树为茂叶,林木成排而列,远近高下参差,林中隐隐表露渔村茅舍。芦苇画得稍纤巧,但仍不脱印象的表示。点景人物用白粉和青、红诸色,凸出绢面,明朗而和睦。整个描绘,远看近树、远山清楚明显,近看则全部是关键,令人头眼昏花。水面计白当黑,但经过岸边、山坳的盘折穿插、浓淡变化,使它的形状和色相发生深沉、清浅的出没无常,莺歌燕舞,具有极度醉人的法子魅力。

此卷上有董其昌跋三、袁枢跋风流倜傥,王铎跋大器晚成。有“袁枢私人姓名印”(重豆蔻梢头)、“袁枢之印”(重后生可畏)、“睢阳袁氏家藏图书记”。明“袁枢鉴赏”书法和绘画之章、“袁枢印信”、“伯应”等印记。

图片 4

董源 龙宿郊民图 绢本 设色 156×160cm 新北紫禁城博物馆内藏品

图片 5

龙宿郊民图

《龙宿郊民图》描绘了栖身于江边山麓的公众庆贺节日的光景。

美术大师在此件幅阔近王芸方形的立轴上,选用“平远”的构图:从画面右下的近景伊始,将土坡由下向上层层叠架,与中景的峰峦连成一脉。而山的两侧,右为山坳谷地,有小路通未来方;左为波折蜿蜒的大江,切割左右两侧的矮丘、黄竹坑或坡陀,一贯延伸至镜头上方的前程,全幅展现江南意气风发带平远旷阔的风景。

这画原本叫《龙绣交鸣图》《笼袖骄民图》,未知何意。后为董其昌所得,董其昌大力倡导南派山水,尤为喜欢董源的画。他先后获得四幅董源的画,就把团结的堂名为做“四源堂”。他判定此幅画是董源所作,并改名换姓为《龙宿郊民图》。启功先生感觉“龙宿郊民”应当知道为“太平时代首都居住生活的美满之民”。董源是五代时南唐的画师,那么,他所绘之景,应该是南唐京城置业(今甘肃马斯喀特)郊外尼罗河边的光景。

音乐大师以“长披麻”皴描绘土山疏松的质理,画树干和冗杂则用浓墨勾勒、点染,扩张苍茫浑厚的气味。山用披麻皴,很好地显现了江南土山的表征,而矾头则用空心点皴,杰出其质地。那二种皴法,被新兴的风物美术大师屡屡使用,但最先多量使那三种皴法的,是董源。在茶褐、草绿和赭石等矿产颜料下,可以预知晓看出水墨的划痕。丰富的思路变化,混合著古雅的设色,那生机勃勃类风格,对徽宗画院王希孟的《三千里江山图》有人所共知的熏陶。

本幅所绘的分界线风貌,不作重峦绝壁、崭绝峥嵘之势,而是浑圆秀润的沉鱼落雁风光。山顶多矾头,点缀深切的苔点;林木郁苍、劲挺,富有专门的学业,那个皆已经第一级的董源风格。其余,峰顶留白,只以深青莲和赭石敷染,乃是以颜料捕捉自然之景,如沈括《梦溪笔谈》记载:“源画〈落照图〉,近视无功,远观村庄,杳然浓重,悉是晚景,远峰之顶,宛有反照之色”。

董源相当的重申对山水画中式茶食景人物的描写,反复都包涵风俗画的剧情性。虽形体微小,简而实精,人物皆设青、红、白等重色,与水墨皴点相映衬,饶有意思味,《龙宿郊民图》正是那风度翩翩品格的代表。

图片 6

夏山图

图片 7

夏山图

图片 8

夏山图

《夏山图》表现了江南山川叠翠,云遮云涌,林木繁茂的夏日风景,画中绘有数不尽不辞辛苦劳作的村民和家禽,洋溢着浓重的自然气息和生活情趣,大器晚成派山清水秀的江南景点。

本卷无笔者款印。明董其昌依据《宣和画谱》的记载定名叫《夏山图》。有明董其昌三跋,清徐渭仁、戴熙、潘遵祁等跋。钤有“长”朱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黄琳美之”朱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袁枢之印”白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明袁枢鉴赏书法和绘画之章”朱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徐紫珊鉴藏”朱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徐紫珊秘箧印”朱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北京徐紫珊收藏书法和绘画金石书籍印”朱文印、“黄芳之印”白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星沙黄荷汀鉴藏书法和绘画印”朱文长方印、“清文宗丁亥后黄氏所藏”朱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庞元济书画印”白文长方印、“虚斋珍赏”朱文件打字与印刷、“吴兴庞氏珍藏”、“虚斋至精之品”、“庞莱臣珍赏印”、“虚斋审定”、“虚斋墨缘”、“莱臣审藏真迹”朱文等四十五印。曾经吴国贾似道,元史崇文,明黄琳、袁枢(袁可立子)、董其昌,清齐梅麓、徐渭仁、黄芳、沈树镛,近人庞元济等收藏,流传有绪。《古今画鉴》《清河书法和绘画舫》《珊瑚纲》《式古堂书法和绘画汇考》《虚齐名画录》著录。

音乐家取全景式的横向构图,从“高远”取景,生气勃勃、朴茂华滋,浓重朗润的山色与远近相形、虚实掩映的空间感是此幅画的多个入眼特色。图核心是上涨或下降连绵的荒无人烟,上部是大器晚成道意气风发道的峰峦,由近向远逐步推销和展览开,山峦与沙碛都同中心的山峦相平行的。图的底下水面空阔,大器晚成道道沙碛和坡丘在水上和岸上延伸推销和展览,沙碛与河岸之间,五人泛一叶扁舟顺水漂荡,岸上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,似有牛羊在悠闲地吃草。图中所绘杂木或顾盼有姿,或静谧伫立,形态各异。远山的体势、脉络承上启下得自然映珍视帘,峰峦起伏平缓,坡丘相抱,山势在汇集和延展中作有韵律的转移。为了狠抓画面包车型地铁纵深感,画师在图中虚处绘出流动着的烟云和溪水。

此图以水墨为主,设色清淡。除了树木、人物、屋舍、小乔的勾线凝练外,山石的勾、皴的线条被淡化。峰峦圆浑,显现南五女山水的“土复石隐”,先作淡墨的短披麻皴,然后一再以淡、浓、湿、干的笔墨点垛雨点皴,淡墨积染,厚重润泽,苍莽华滋,营造了夏景的郁郁苍苍,也创建了西楚晚期王蒙(wáng méng )、方从义、赵原等研究笔墨苍莽,意超象外画风的前例。那实在对应了南齐早先时期米颠对董源画风的阐明:“董源平淡天真多”“率多真意”“不装巧趣,皆得一干二净,……近世力作,格高无与比也。”

图片 9

夏景山口待渡图

图片 10

夏景山口待渡图

图片 11

夏景山口待渡图

《夏景山口待渡图》,被感觉是董源江东风格的卓著小说之黄金时代。描绘的是江南清夏风光景观,山势重叠,缓平绵长。草本丰茂,江水秀润,云雾显晦,在董源之点染皴擦中尽显,宋人评其画作时以为“水墨类王维,着色如李思训”。

展卷右起,是平静的水面,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处有生龙活虎细长的小洲,稍近处浮朝气蓬勃人力船,渔人悠闲作业。视野渐渐左移,现身了似“犬牙”的洲渚,坡岸平缓,冈峦起伏,山头多作圆形,草木蒙茸其上。再往左,展现出“蟵洄”错落的洲渚,树木繁茂,房舍掩映其间,偶见劳作的农人。科柳依依的滩岸上,生龙活虎戴青冠的红衣人正在照管驶来的摆渡。

从近景洲渚往远看,是一片平滩,平滩后边是更远的、起伏连绵的洲渚。空气潮湿,山形朦胧,整个场地与米南宫所言“峰峦出没,云雾显晦……溪桥渔浦,洲渚掩映,一片江南”,柯九思所说“冈峦清润,林木秀润,渔翁旅客出没于此中,有无拘无缚之意”完全符合。

作者接纳江南渡口之景,江水蜿蜒而过,在山体中若有若无。使山体结构变幻莫测,少年老成洗山形的肤浅之弊。此图与香江紫禁城博物馆所藏《潇湘图》在画法、风格上极为相近,卷高尺寸完全相通。有的读书人据此猜度说,这两件小说原来是意气风发幅画,在流传进程中被后人裁截分开了。河南博物院名誉馆长、书法和绘画剖断家杨仁恺先生不敢苟同,他说的说辞是:此图“自有首尾,首尾完好”,况且二图有所不相同——《夏景山口待渡》的“具体描绘”要比《潇湘图》“复杂得多”。

南齐杰伦(英文名:zhōu jié lún)其昌此卷的引首题:“董北苑夏景山口待渡图真迹。”明清判断家柯九思在卷后题:“右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图真迹,冈峦清润,林木秀润,渔翁游客出没于在那之中,有无拘无缚之意。真神品也。”曾入大顺内府收藏。钤有“绍”“兴”朱文连珠印记,又入元内府,钤有“天历之宝”朱文件打字与印刷记。后历经明项元汴,清耿昭忠、索额图、清内府收藏,俱钤有鉴藏印记。

图片 12

《寒林重汀图》,董源,绢本墨笔淡设色,纵181.5,横116.5分米,扶桑岛根县黑川工高校藏

《寒林重汀图》绘溪渚小丘,溪水回复,重汀辽阔。洲渚间,依小丘筑有生龙活虎间间的屋舍,林木环绕,时值早春上冬,大多数大树的树页已落尽,仅余枯枝,意气风发派江南清旷而萧瑟的平远风景。那与画史所述董源山水“溪桥渔浦,洲渚掩映,一片江南也”的画风可交互验证。图中的小丘用披麻皴,远处的洲渚则用长线条横皴,其间用笔点染,以示丰茂的水草。在笔墨上兼有《龙宿郊民图》、《夏山图》的黄金年代部分特点,而又不完全相近,用笔较《潇湘图》等图豪纵、粗阔。此图无款,诗堂上有明董其昌题“魏府收藏董源画天下无双”。

《寒林重汀图》描绘的是寒严节节的江南山水。图平顶山丘静穆横卧,水汀幽深绵延,落尽叶片的树木无言挺立,纤纤芦苇瑟缩于风中,溪上小乔空寂清冷,掩映于荒丘寒树间的屋舍阒无声息,全数景色构成一个萧瑟凄清的穷山垩水。小编在水边坡丘旁以名作横拖皴出重重的沙汀,气势浑茫厚重,那样又分裂此岸的芦苇萧萧、水流缓缓,又从布局气势上打破了平分状态。两边的坡岭、树木、沙汀、屋宇等似同实异,相互呼应,使静态的雕塑具备了内在的振作激昂。此图山坡以披麻从坡脚上皴,由密而疏,直至坡面方留空白。又于山坡起伏处加上苔点。

此图表现江南水乡风景。画中下方以重墨擦染沙岸,细笔勾绘芦荻,
中部坡陀上寒林丛中暴光村舍板桥,远方溪水对岸亦绘山丘村舍,再远处溪岸重重,延伸至画外。整幅画面以湿墨擦染而出,
予人以一望数不胜数之感, 是规范的董氏水墨江南景。 因而称其画为“天下无双”
的董画。图中皴笔以方折巩固动势,粗阔劲健,苔点则兼用渴笔、焦墨、乱锋,运笔迅疾。力量劲猛,巩固了镜头的绘声绘色和逸趣。在坝子画法上,我以长披麻与碎笔乱点结合,为画面带来了节奏感和平运动动感。汀渚则用长披麻湿笔平拖,具备舒畅浑朴的特色。

图片 13

《溪岸图》,董源,立轴,绢本设色,纵221.5毫米,横110毫米,美利坚同车笠之盟伦敦大都会博物院藏

图片 14

图片 15

《溪岸图》描绘的是立即隐士的山居生活:两座山里面包车型地铁沟谷,有溪水波折蜿蜒而下,汇成一个波纹涟漪的溪池。池岸有竹篱茅屋,后院有保姆在专门的学业,篱门前有牧童骑牛,小道上有农夫赶路,黄金时代亭榭伸入水中,高士倚栏而坐,举目眺望,神态特别悠闲,其老伴则抱儿与仆女嬉戏于旁,大器晚成派雅淡不过欢乐的生活情状。屋后山腰有悬泉拾级而下,至山下集聚于溪池。水流及涌波以细线勾画,郑重其事,犹是唐人风采。

《溪岸图》山石以淡墨勾、皴,重在以淡墨不同凡响渲染,少之甚少加点,而用浓墨染山石之交接处以醒出结构。山体均不高峻,而其形态,则似大浪涌起,数座山体齐向左似排浪涌动,那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。浪头之崖巅,前后积聚,望去隐隐有“矾头”之形象。而向下的悬崖峭壁,则似侧倾的浪谷。本画高当先2米,宽当先1米,以立幅构图的款式表现了山野水滨的蛰伏情形。此画的左下有“北苑副使臣董源画”款识,钤有“平凉赵氏”及“柯九思印”,及私人下里香港人、张善孖诸藏印。

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在收购收藏这幅古画此前,特举行了一场关于此图是或不是董源真迹的国际学术研究切磋会。研究研究会结果是悬疑频出,有人以至提议要双重修正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美术史。研究商讨会计算的三方意见:一是确认为董源真迹,并以此否定一切现定为董源的文章;二是感到未必,但最少是西楚创作;三则直指为下里香港人伪作。但毕竟时隔少年老成千多年,举证困难,无可确论。之后,大都会博物院为此幅文章做热释光测验,查证结果是西魏有的时候,可是不是是董源的真迹学术界依然纠纷不断。

图片 16

《江堤晚景图》,董源,图轴,绢本设色,纵179分米,横116.5毫米,嘉义紫禁城博物馆内藏品

《江堤晚景图》为大千居士先生遗赠,此画据大千居士先生的考究,订为董源的创作。史载董源“水墨类王维,著色如李思训”,明清时,也是以浅青山水得名,且山石作披麻皴,都是董源风格的风味。画海水绿波粼粼八仙岭高,酒帘静处马蹄轻,一片春意骀荡。

图片 17

《洞天山堂图》,董源,绢本设色,纵183.2毫米,横121.2毫米,新竹紫禁城博物院藏

《洞天山堂图》这画无款,图绘白肉燕吐飘浮于山间,
山谷中松林茂密,清溪流动,隐露楼观,境界清幽,显著地显现了世外仙境。画幅右上钟鼓文“洞天山堂”
四宇,
点明了全画宗旨。诗堂有王铎跋语:“神理气韵,古秀灵通,入于口微,董源此图,当属玄化,丙子蒲月后二十十三日题于琅华馆。”故此遂被定为董源手笔。然此图笔墨浑厚,景象茂密,云朵以白粉染绘,与董源之淡墨轻岚颇不相类,更近于1
2世纪后之山水画风貌,按金代无数景色画承接董、巨而有所转换,故拟此画为金代之作似更为适宜。

《洞天山堂图》中,厚厚的白云拥抱着巍峨的分割线,深沟巨壑中,山道弯弯,涧流清澈。山林白云深处,阁楼流露峥嵘,如此美景可谓别有“洞天”。此图用笔压实,用墨浓郁,山石以长皴短点相间,再复加染以浓厚墨色,显出少年老成种浑雄苍郁的主义。此图画山谷间白云弥漫,涧流清驶,林木摇荡,楼台隐约,造景幽深雅静,与画幅上所题“洞天山堂”四字颇为适合。本画无款识,清初王铎题为董源之作,不知何据。从全画布署创新意识看,所画景山物范围已比明代全景山水收缩,近于李唐《万壑松风图》的体裁,其时期应相当于清代。但图中所画宫殿的风味又非汉代而近于金元,故此图更大概是金代作品。

图片 18

董源 风雨归舟图轴 私人藏,伪,清人画

图片 19

董源 晴岚飞瀑图轴 弗利尔油画馆,清人摹本

图片 20

米色山水

谢谢收看,阳阳说画致力于为你彰显卓越画卷。

应接收藏转发,如极度接待在批评处留言。

敬请关切“阳阳说画”,多谢!

相关文章